www.suncity288.net_实用版下载

来源:专“撸”电商的“吃货”群:学生成主力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2-08 23:32:34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标题分割#  图为老邻居聚会大合影。(周唯轶摄)  窗外雨水淅沥,屋内暖意融融。昨天中午,月湖石浦大酒店3楼的一个包厢内,30余名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再次欢聚一堂,聊往事、话今朝。这些情谊深厚的老邻居组织聚会,已经是第7个年头了。  元吉巷位于海曙区江厦街道大沙泥街至竺家巷之间。旧时,这里都是一进一进的院落。这30余名老邻居就生活在元吉巷2号。对于他们而言,元吉巷2号就是他们共同的家,而他们就是彼此的亲人。  1994年,因为旧城改造拆迁,他们道别元吉巷。1998年,原拆原建的灵桥小区交付,有的人住了回来,更多的人已搬到镇海、江北、鄞州的各个小区居住。虽然搬离了曾经的大墙门,但对元吉巷2号的思念、对老邻居的思念却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为什么我们不搞一次聚会呢?大家十几年没有见面,彼此肯定很想念。”邻里重逢聚会,首先要归功于发起人乌银霞。2012年,几个老邻居走动的时候也提出“聚一聚”的想法,这让乌银霞想到可以把原元吉巷2号的街坊邻居聚集起来。“这几年,几个老邻居仍保持着联系,想到要办一次聚会之后,我马上和他们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都非常赞同,然后大家就开始联系其他老邻居了……”  2013年3月2日,近20个老邻居聚到一起,除了吃饭,大家还到改造后的元吉巷走走看看,合影留念。“那时候大家的居住条件不好,但是邻里之间互助互帮,其乐融融。”乌银霞说,房子搬迁之后,邻里间的感情没有断,大家都很怀念当初的日子,“我们还建了‘元吉巷2号老邻居’微信群,方便联络分享。”  从最开始的10余人到现在的30余人,参与的老邻居越来越多,一年一聚首也成了大家约定俗成的习惯。今年50岁的俞安舟从出生开始就住在元吉巷2号,一直住到房子拆迁,她告诉记者,那时候,谁家酱油米醋没有了,相互借用都是很自然的,谁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也会分享给别家,大家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  “现在住房条件确实好了,但邻里间的感情没有过去那么深厚了。”俞安舟说,现在有的人多年住在一个楼里也不认识,像他们这样的情感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祝愿老邻居们个个身体健康、生活幸福。”饭桌上,原元吉巷2号的老邻居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完的嗑。包厢里,除了菜香杯满,还洋溢着和谐邻里的丝丝温情。连续7年“一年一聚首” 海曙这个“老墙门”邻里深情弥足珍贵

编辑:www.suncity288.net_实用版下载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houtikaoy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上交所刘逖:助力实体经济助推资本市场对外开放 两百名患者因针灸皮肤溃烂?官方:人数没那么多 盛松成:我担心半年到一年后房价可能再次上涨 中俄南非在非洲南部海上军演有何意义国防部回应 专家解读:境内外币对市场发展的实践与思考 金融委重点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加速“补血” 爱玛科技上市道阻且长:遇专利诉讼被取消审核 基层干部“澄清会”:一句“清白”暖三冬 煤矿安全集中整治来了!黑色系还能“高奏凯歌”吗? 苹果希望中国工厂将AirPodsPro产能提升一倍 美反垄断机构扩大对亚马逊审查范围盯上云计算业务 持牌消费金融ABS扩容定价底层资产穿透两大难题待解 农业农村部:集体预留机动地可保障无地少地农户权益 方正集团:积极引入大型央企战投并未接触华发集团 北方将迎今冬以来最大范围降雪 安达再增持!华泰保险将变身外资绝对控股? 被拘251天华为前员工“怕了”:明天到老家不折腾了 最新被终止党的十九大代表资格的落马官员是他 三星S11保护膜曝光:额头边框更窄,打孔前摄居中 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通气未来30年将供气1万亿立方米 香港警方:有信心明日之内将安全校园交还港理大 光大银行回应手机银行APP隐私问题:一直正常运行 广州地铁塌陷区工程由中铁五局承建塌陷导致3人被困 融创中国逆市升近4%斥153亿元收购18个项目 女作家六六投诉电信:流量用不完就会扣款霸王企业 北京16个区为何此次只有13个区分区规划?官方回应 医保谈判幕后揭秘:不仅有灵魂砍价还有企业代表流泪 私募信披再进一步中基协将上线定向披露功能模块 相互宝1亿成员1年救助1万人超半成员计划买商业保险 前月 浅川雅嗣将出任亚行行长 魅族17将首批搭载高通骁龙8652020年春季见 张玉良:80%企业都不太好过龙头企业过的比较好 至善基金被立案侦查实控人及3名高管被刑拘 普京自曝:曾梦想成为海员或者飞行员 43岁香港男子被判刑后入狱涉及非法集结袭警等 武大华科等7所名校共同决定:暂停这种招生 纽交所筹新规未来IPO没有中间商?没那么容易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外商投资法商务部这次这样回应 13人被司法机关立案金科也掀起反腐风暴 中国特工叛逃澳大利亚?澳情报机构终于反应过来了 沈迟:城市发展重心从建设向治理转变以人为本 韩媒称中国军机今日飞入韩“防空识别区”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督促国资委及央企推动落实减税降费 新浪金麒麟最佳分析师评选:国金证券收获6个奖项 李小鹏:把公司制改革、股份制改造各项任务落实到位 招商证券张夏:A股处2019-2025大周期的上行周期阶段 金麒麟策略研究分析师激辩2020:牛市会不会来(11家) “韩粉”踢馆“罢韩团体”齐喊:蔡英文下台 “金银猫”平台集资诈骗:造成投资人经济损失17.86亿 青岛银行与韩亚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晋升港股之王阿里巴巴最快明年三季度纳入港股通 重7.4公斤印度医生从患者体内切除巨型肾脏(图) 时尚不失性能近期高颜值手机选购指南 沪深港通再免征三年个人所得税给投资者吃颗定心丸 腾讯反弹逾1%新推出社交软件“有记” 英智库报告称英军火力逊于俄军:会被全面压制 雷军:不断创新提升品质才能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 失联20年北大出国博士之舅:一家人也不想再找他了 罕见纪委连发14文痛批落马局长 国务院对江苏开展安全生产专项整治督导 武大华科等7所名校共同决定:暂停这种招生 易到用车因提供虚假经济普查资料再添行政处罚 资本永不眠阿里巴巴在港上市图什么? 产经早读:经济初现企稳态势全国螺纹均价再跌17 花旗银行将格力电器评级上调至买进目标价78元 美众院司法委员会将举行弹劾听证会邀特朗普旁听 和科达:瑞和成拟受让控股股东持有的公司29.99%股份 沈阳火灾省委书记连续两次批示省长连夜赶赴现场 北京生活垃圾分类行动方案和配套方法月底前公布 青岛成为继京津后第三个北方城市进入GDP万亿俱乐部 宇芽被家暴进展:相关部门已找到当事双方调查 进口俄气待市场开发东北机遇与挑战并存 今日财经TOP10|茅台被虫蛀了?高管3人被捕股价跳水 苏泊尔遭打脸:号称研发强大却因虚假宣传被罚348万 光大银行:副行长武健长因工作调整辞任 合诚股份副总裁陈天培减持2宗违规遭证监局监管谈话 药品不良反应报告数量逐年上升受害者补偿谁 经济日报:金融服务科技企业让知识变资本 保险业前10个月入3.7万亿六大寿险增速不及行业水平 准“75后”杨东伟任云南保山市副市长(图/简历) 宠物狗搭乘顺风车丢失平台公司被判赔偿3000元 招商证券张夏:A股处2019-2025大周期的上行周期阶段 吐血拿出36亿没能迎来曙光长安汽车断臂难求生 中手游创新低后反弹17%主动买盘60% 金融壹账通更新招股书最高拟募资约5亿美元 台湾警察穿制服跳“佛舞”当地网友:不干正事 中金:预计明年内银净收益增长看好招商银行及光大 中国医保新增70个药品:“贵族药”开出“平民价” 马克龙与北约秘书长会面才提北约“脑死亡”言论 长三角中心区:覆盖千余上市公司18家市值超千亿 专访李洪元:我的诉求只有见任总能解决别人谁也没用 2019中超两大丑闻:场内草坪堪忧场外国门醉驾 或迎来全新G大师广角头索尼将于2020年初举办发布会 12月份解禁数量环比降25%市值超2800亿元 不满被停职美国男子试图招募IS恐怖分子炸学校 陆奇30年的被动人生:58岁上战场自立门户后仍面挑战 “紧急”解除与普银金属关联关系华达新材二闯A股 高通宣布:2020年所有高端安卓手机都将支持5G 董明珠跨界家具业讳谈空调业价格战 水泥股普遍受挫海螺水泥跌逾2%暂为表现最差国指股 汇名集团赴港IPO:净利降18.5%燃气涨价侵蚀盈利空间 胡润公布教育企业家榜:人均身家84亿上榜人数超30 内蒙古广播电视台原台长赵春涛一审获刑18年 葡萄牙前外长:香港的未来不该毁在少数人手里 前11月百强房企Top3座次重排:融创超越万科排名第三 德银分析师:特斯拉ModelY或明年一季度开始交付 太难了父亲辅导作业怕发火把手绑起来(图) 12月5日上市公司晚间公告速递 交通运输部:顺风车驾驶员不能以盈利为目的 广西博白县一施工现场发生坍塌事故致一死一伤 回购计划一股没买、减持不手软海思科这一轮完胜 新三板改革聚焦精选层创投基金愈发趋同于价值投资 量化指增基金和明星基金经理究竟谁更赚钱? 中国入境游稳步增长收入有望突破1300亿美元 北京首个外资金融发展政策出炉提供住房保障等服务 300亿白马股闪崩背后:机构资金上演“互撕”大戏 机器人与人类共同辩论AI危险性英媒:人类被说服 没人在乎华强北的明天淘金客们只想赚一笔跑路 11月超九成债券型基金上涨诺安博时华夏等涨幅靠前 云南安石隧道事故已致5人遇难仍有7人被困 中国移动随市跌逾1%盘中触及逾五年低位 重塑科技发布新氢燃料电池发动机可用于重型载货车 上个月还担心超支的美国消费者又没忍住“剁手” 国务院检查组在地方暗访现场曝光 媒体:鸿海明年或将组装超过5000万部华为5G手机 网络互助迈入巨头时代:监管争议未休 11月28日四大证券报头版头条内容精华摘要 美妆博主宇芽控诉被家暴重庆妇联回应 人均700元的厦门三日游?纪委干部发现猫腻 朱玥获金麒麟最佳分析师新能源第六名(附投资观点) 明年新iPhone将采用三星Y-OCTA技术,屏幕面板更薄 民进党抛“反渗透法”专家解读 高校“跑马圈地”办医学院是为了培养更多好医生吗? 环球时报社评:涉华间谍案反转但反华表演将继续 马上金融发行首期ABS获超额认购第二期已开始准备 香港突发砍人事件!男子遭两黑衣人疯狂袭击手脚中刀 北京一家室内动物园曾开设土拨鼠项目近期被叫停 证监会在自贸试验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全覆盖试点 红枣年报:火红灯笼高高挂红枣期货迎风来 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九次集体学习 新华社:说好价却“见光涨”网约搬家为何难守约? 需求巨大且鼓励政策频出共享停车为何仍不温不火? 华为Mate30Pro5G动手玩:第2代5G手机有哪些不一样 央行将继续保持汇率弹性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收敛 年末兑现压力显现私募短期策略趋于谨慎 中信证券预计锂价下行空间有限行业盈利水平望改善 报告:中国出境旅游规模消费额持续排世界第一 新京报:特朗普是否下台最快下月见分晓 新京报:别以“剿杀综艺”的方式祭奠高以翔 南水北调五周年“南水进京”超52亿立方米 多家券商规范一码通账户如何查看自己账户是否合规? 美债收益率曲线结束倒挂经济衰退警报已解除? 腾讯代理!国行版Switch发布会邀请函亮相:12月4日见 民政部:要有效治理建大墓豪华墓、农村散埋乱葬现象 DxOMARK公布华为nova65G手机前置摄像头得分 人工智能打假:莎士比亚著名作品居然是代写? 中国恒大完成全年销售目标的98%公司股价大涨逾6% 李克强:优化营商环境就是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 美妄称新疆地区设立 何君尧首次展示伤口坚定表态:会继续为香港奋战 梁振英呼吁港人:要让暴徒成为过街老鼠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常会进一步多措并举做好稳就业等 宋志平的新天地:让年轻人买得起房让上市公司更优秀 央行主管报纸: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取得实效 前十月健康险保费增速领先控费、风险管理难题待解 纯碱期货上市挂牌价为1530元/吨或低于市场预期 重磅央企“合体”全球最大造船集团揭牌(图) 男子借朋友私家车“转卖”套取二手车行万元订金 长租公寓爆雷:告别野蛮成长中小机构需提前备冬? 美国威胁对24亿美元法国商品加征关税法国誓言报复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疆法案中方八连击 美股12月“出师不利”投资者该抓紧口袋了? 董明珠举起“价格屠刀”空调行业要变天了? 港交所拟缩短招股时间为T+1安排明年底提方案 猎人被野猪“俘虏”?俄野猪倒追猎人视频走红(图) 2019,三星遇劫 暴雪“雪崩”启示录 汇银智慧社区现跌近11%创历史新低主动沽盘64% 拉夏贝尔“坠落”?平均每天关店14家产品掺假被罚 全国ETC用户累计已超1.7亿今年新增用户9384.72万 PD-1抗癌药物入选新版国家医保目录 险资年内超150亿元举牌7家上市公司 防范险资运用风险中保登保险资管产品结算系统上线 依米康回关注:腾龙控股3-5年投资额200亿有可实现性 看淡短期利多效应私募对核心资产阶段性 上海三大运营商开放326家营业厅今起可携号转网 火电股逆市向好华润电力及华能国电涨逾3% 特朗普突然访问阿富汗白宫:筹备持续了数周 北京今明以晴为主气温升周四冷空气带来5℃降温 伊朗总统鲁哈尼敦促欧美努力解决也门冲突 “购物狂欢”临近之际美国消费者信心下滑 11月27日涨停板早知道:七大利好有望发酵 合伙投资标的未上市众应互联遭出资人起诉讨要本益 港警首进理大校园查获超600枚汽油弹20樽浓硫酸 财政部提前下达1万亿新增专项债限额有望达1.29万亿 彩生活人事再变:黄玮接任首席执行官唐学斌退居二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