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11sbc.com_www.11sbc.com-【愉快的环境】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22 09:55:41  【字号:      】

www.11sbc.com_www.11sbc.com-【愉快的环境】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

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

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

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网络捐款平台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 你还信吗?#标题分割#徐骏作新华社发  点击、付款、转发……只需轻轻地动动手指,你就可能为另一个家庭带来希望。在朋友圈,为患病亲友等筹款的网络求助信息,你一定不会陌生。近年来,“轻松筹”“爱心筹”等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为连接网友爱心、助力善款筹集提供了便利。然而,这一新的募捐形式却屡次被曝信息失真、审核不严,引发公众对网络募捐诚信问题的讨论。  审核标准引来争议  近日,某相声演员因网络募捐事件陷入了舆论漩涡。据悉,年仅33岁的他因突发脑溢血住院,其家人在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筹”发起100万元筹款项目,热心网友纷纷帮助捐款、转发。这本是一件令人同情的事,但有网友指出这位相声演员在北京有两套房、一辆车,还有医保。尽管其妻子回应称家中两套房均为父母名下的公租房,自己无权限转卖,并列举证据证实其并非骗捐。然而,这一争议事件把公众的目光再次聚焦到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上。  什么样的人可以发起大病求助?工资收入、房屋财产、车辆财产等个人或家庭资产怎样核实?网友提出的这些疑问指向了当下网络救助平台的漏洞所在。据了解,目前,“轻松筹”“水滴筹”“爱心筹”等主要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在信息审核上并不能保证100%真实或准确。三大平台在《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等相关条款中均有声明——平台并不能保证发起人信息的完全真实或完全准确,捐款人应理性分析、判断后决定是否捐赠、资助。  这一局限既来源于筹款平台审核机制的不足,也来源于实际操作中的困难。“轻松筹”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亮指出,个人身份、银行账户、医院病情等可以通过人工去核实,但家庭资产只能靠患者及家属自证。资产可能在个人名下,也可能在家庭名下,想要准确地查询实属不易。  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得到救助,更是没有统一的标准。有些本是赤贫家庭,再遇到家人重病无疑是雪上加霜;而有些仅仅只是家有病人,想要维持此前正常的生活水平而已。在尚未健全的审核机制下,不同家庭状况的人在同一平台发出众筹,难免引发争议。  “骗捐诈捐”透支网友信任  截至目前,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共有20家,在2018年共有超过84.6亿人次网友点击、关注和参与,募集善款总额超过31.7亿元,同比增长26.8%。参与度之高,体现了人们慈善意识的提升。互联网众筹,筹的不仅是金钱,更有无数网友的善意和信任。然而,诸多争议事件的发生,也使这些善意和信任慢慢被透支。  2016年,深圳媒体人罗尔为自己患有白血病的女儿发文《罗一笑,你给我站住》筹款,刷爆朋友圈,最后却被曝出罗尔本人名下有3套房产。同年,多名网络主播被指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某农村做“伪慈善”,直播结束后就收回捐款,甚至还为增加效果往孩子脸上抹泥。此类“骗捐”“诈捐”事件,使网络募捐诚信度遭到质疑。  此外,还有人发现,部分电商平台存在制作虚假材料的产业链。为骗取医保社保和捐款,一批制作虚假病历、票据材料的黑色产业滋生。门诊全套病例、住院全套病例甚至病情严重程度都可根据个人定制,还配有专业写手撰写筹款文案、商家负责推广,以便获得更多网友的关注和捐款。这些都是互联网募捐行业健康发展的阻碍。  “众筹平台提高自身审核水平的同时,有关部门应加大源头治理,严厉打击贩卖兜售虚假病历等行为。”于亮说。  维护网络慈善公信力  其实,早在2016年,民政部等四部委就联合印发了《公开募捐平台服务管理办法》,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个人为了解决自己或者家庭的困难,通过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发布求助信息时,广播、电视、报刊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电信运营商应当在显著位置向公众进行风险防范提示,告知其信息不属于慈善公开募捐信息,真实性由信息发布个人负责。  针对此次那位相声演员网捐事件,民政部回应称,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回应称,“水滴筹”未来会更严谨,更加多维度地进行风险控制,并将联合其他众筹平台对自律公约进行迭代。他表示,用假病历等虚假资料去骗钱的是极少数,筹款人大多是真实的,不希望大众被个别负面案例误导。  随着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快速发展,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势在必行。此前,民政部公布了《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两项推荐性行业标准,对募捐主体、平台责任作了规定。2018年10月,“爱心筹”“轻松筹”“水滴筹”3家平台联合签署发布《个人大病求助互联网服务平台自律倡议书及自律公约》,健全事前审查、提款公示、在线举报等功能,建立求助人“黑名单”,旨在强化信用约束,提升公开透明,欢迎社会监督。  但同时也要看到,对于一个网络平台来说,在对存款、房产、车辆等个人或家庭信息的审核中,客观上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要让网络慈善事业健康发展、让网络平台承担起责任,也要给予他们必要的帮助,建立起一个互联互通的信息核对网络。让公众爱心不被过度消费,从而维护网络慈善的公信力。  本报记者何欣禹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年05月15日第08版)

新生代华商刘依松:打造华商“新形象”#标题分割#  中国侨网7月2日电题:新生代华商刘依松:中国发展带来机遇打造华商“新形象”  作者于淇  近年来,德国制造4.0、中国制造2025成为中德两国的热门话题。  在德国旅居多年的巴伐利亚中国企业促进会主席刘依松,一直致力于为津企“引进来”贡献力量,随着中国危房改造项目增多,他认为在这类工程中德国的发热涂料技术会大有作为。据他介绍,中国第一个自行车民族品牌“飞鸽”公司曾委托他帮忙引进德国先进技术,帮助天津老名牌再创辉煌。  中国企业已经进入到国际化进程当中,除了打造硬实力,更重要的是软实力,软实力的形象和文化要宣传出去,靠的也是新一代的华侨、新生代。  新生代华裔的创业思路以及对中国文化的接纳和传承,都与老一代华人有着几乎根本的不同。在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华人商圈正悄悄发生变化,年轻的新生代华商正在打开未来经济发展的另一扇门,他们的亮相更加引人关注。巴伐利亚中国企业促进会协会主席刘依松就是新生代华商中的一位。  刘依松高中毕业时就去到德国求学,硕士毕业后,定居于德国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在德国一家大型保险金融集团就职。他在德国将近20年时间,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综合国力提升给海外华侨华人带来很大的发展机遇。  当时在2000年前,中国还没有发展现在势头这么强劲。感觉到德国最大的问题是对中国的信息不对称性,在德国人眼里,中国可能还是比较落后。2008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2010年上海举办了世博会,在2010年以后,你明显能感觉到来德国的华人很多,尤其我在德国巴伐利亚的慕尼黑,来慕尼黑的华人每一年都有很大的增长,企业来德国慕尼黑投资、注册,每一年都有翻倍的增长。  刘依松说,中国企业“走出去”让他受益颇多,越来越多“走出去”的华人企业、华人企业家和在德华人需要提供金融保险服务,他个人的事业发展也有了很好机遇。而像德国知名的奔驰、宝马等汽车品牌,现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中国市场,为在德华侨华人的事业发展创造了良好环境。  作为一名青年侨领,刘依松表示,区别于老一辈华侨华人,70后80后的新侨商在走出国门时,物质基础已比老一辈要好,有更多机会去海外求学、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  区别于老一代侨商从开餐馆、打工、做生意干起,新一代华侨华人在海外从事科技、金融、法律行业的越来越多,中高层管理工作者更多,这也在影响着海外中高层的新生代。新生代侨领具备打造华商在世界上“新形象”的有利条件。  新一代的华侨不仅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而且他也很牵挂自己的祖(籍)国,因为他知道他起的作用,他起的是双边的一个桥梁作用,怎么才能让欧洲人、让德国人更好地去了解中国、中国人、中国文化,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不是觉得以前的中国人(在海外)只是开中餐厅,做一些生意,而是打造一个更好的中国形象。他不仅代表着中国人的勤劳、吃苦耐劳,还表现出新形象,比如新一代形象,他融入度更高,说着很好的德语。  刘依松说,经济发展互相合作很多都是建立在文化相互理解相互沟通的基础上,现在,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德国人喜欢中国文化,愿意学中文。自己也将在中德经贸合作和文化交流上都发挥积极作用,让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更好地了解中国。新生代华商刘依松:打造华商“新形象”#标题分割#  中国侨网7月2日电题:新生代华商刘依松:中国发展带来机遇打造华商“新形象”  作者于淇  近年来,德国制造4.0、中国制造2025成为中德两国的热门话题。  在德国旅居多年的巴伐利亚中国企业促进会主席刘依松,一直致力于为津企“引进来”贡献力量,随着中国危房改造项目增多,他认为在这类工程中德国的发热涂料技术会大有作为。据他介绍,中国第一个自行车民族品牌“飞鸽”公司曾委托他帮忙引进德国先进技术,帮助天津老名牌再创辉煌。  中国企业已经进入到国际化进程当中,除了打造硬实力,更重要的是软实力,软实力的形象和文化要宣传出去,靠的也是新一代的华侨、新生代。  新生代华裔的创业思路以及对中国文化的接纳和传承,都与老一代华人有着几乎根本的不同。在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华人商圈正悄悄发生变化,年轻的新生代华商正在打开未来经济发展的另一扇门,他们的亮相更加引人关注。巴伐利亚中国企业促进会协会主席刘依松就是新生代华商中的一位。  刘依松高中毕业时就去到德国求学,硕士毕业后,定居于德国巴伐利亚州首府慕尼黑,在德国一家大型保险金融集团就职。他在德国将近20年时间,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综合国力提升给海外华侨华人带来很大的发展机遇。  当时在2000年前,中国还没有发展现在势头这么强劲。感觉到德国最大的问题是对中国的信息不对称性,在德国人眼里,中国可能还是比较落后。2008年北京举办了奥运会,2010年上海举办了世博会,在2010年以后,你明显能感觉到来德国的华人很多,尤其我在德国巴伐利亚的慕尼黑,来慕尼黑的华人每一年都有很大的增长,企业来德国慕尼黑投资、注册,每一年都有翻倍的增长。  刘依松说,中国企业“走出去”让他受益颇多,越来越多“走出去”的华人企业、华人企业家和在德华人需要提供金融保险服务,他个人的事业发展也有了很好机遇。而像德国知名的奔驰、宝马等汽车品牌,现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中国市场,为在德华侨华人的事业发展创造了良好环境。  作为一名青年侨领,刘依松表示,区别于老一辈华侨华人,70后80后的新侨商在走出国门时,物质基础已比老一辈要好,有更多机会去海外求学、更好地融入当地社会。  区别于老一代侨商从开餐馆、打工、做生意干起,新一代华侨华人在海外从事科技、金融、法律行业的越来越多,中高层管理工作者更多,这也在影响着海外中高层的新生代。新生代侨领具备打造华商在世界上“新形象”的有利条件。  新一代的华侨不仅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而且他也很牵挂自己的祖(籍)国,因为他知道他起的作用,他起的是双边的一个桥梁作用,怎么才能让欧洲人、让德国人更好地去了解中国、中国人、中国文化,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不是觉得以前的中国人(在海外)只是开中餐厅,做一些生意,而是打造一个更好的中国形象。他不仅代表着中国人的勤劳、吃苦耐劳,还表现出新形象,比如新一代形象,他融入度更高,说着很好的德语。  刘依松说,经济发展互相合作很多都是建立在文化相互理解相互沟通的基础上,现在,越来越多的80后90后德国人喜欢中国文化,愿意学中文。自己也将在中德经贸合作和文化交流上都发挥积极作用,让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更好地了解中国。




(www.11sbc.com_www.11sbc.com-【愉快的环境】)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11sbc.com_www.11sbc.com-【愉快的环境】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谁将从特朗普弹劾危机中获益:拜登沃伦还是普京? 香港富豪献地新世界捐30万平建基层房屋 全球单体最大陆上风电乌兰察布风电基地开工 苏宁田睿出任家乐福中国CEO张近东:要赶超沃尔玛 临港加快产业推进一批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项目签约 原油惊险一刻!两大利空两段式下挫日内跌幅逼近3% 注意北京公布十一假期出京方向拥堵路段 外汇局报告:超5成境外旅行支出发生在亚洲 工信部:12月1日起实体渠道办理电话入网实施人像比对 国泰君安:董事会同意向上海证券提供资本担保承诺 统计局:8月工业利润下降受生产销售增速放缓等影响 首家股份制银行理财子公司光大理财获准开业 回购已超1.5亿阅文集团到底了吗? 霉味不散因塑料袋替代水泥富力杭州别墅陷质量漩涡 收评:港股恒指跌1.28%失守26000细价股遭遇闪崩潮 美国警察开特斯拉追疑犯,时速193公里,然后没电了 联合国报告:在这个领域中国打破美国的绝对垄断 疯狂的鞋子:还能疯多久? 从南苑到大兴国内最赚钱航司一夜转场 4天3地安徽省委书记赴三市督导调研(图) 首都机场十一期间启动刷脸登机全流程自助服务 汪铱珃:黄金原油晚间走势解析 商务部:中美正保持密切沟通为10月份磋商做好准备 芬兰共产党主席:共建一带一路对世界具有重要意义 中东军火贸易迅速增长俄罗斯多种方式推销武器 央行主管报纸: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让资金注入实体 美国会收到“电话门”匿名举报特朗普称问心无愧 呼和浩特海关查获多起保健品藏大麻案 陈文龙:黄金窄幅震荡晚间如何操作原油美盘操作建议 外媒:伊朗扣押逾两月的英国油轮已驶离港口 高校学生用显微镜扫描探针绘“70图案”祝国庆 王毅: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钥匙 中国有电吗?24岁小伙骑行穿越20多国遇奇葩提问 波音赔偿狮航坠机遇难者家属:每人至少120万美元 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张晓晶:稳增长与稳杠杆的平衡 车企陷钱荒:前8月发债金额超去年全年 东风汽车建厂史:周总理拍板一汽划转三分之一人才 乌克兰24岁男子与81岁表姐结婚逃避兵役?本人否认 贵州通报铜仁思南县8死13伤交通事件:4人被刑拘 药品带量采购扩围以价换量能为药企增厚多少利润 日媒:美国玉米滞销找中国“背锅”没道理 煤炭股走低中国神华现跌近2% 主打高端眼科治疗德视佳却难看清市场现状 任正非:始终支持欧洲GDPR标准要对隐私数据科学管理 湖北畜牧局副局长:养猪防控复养要有信心也要有耐心 特朗普联大批中国,外交部反击! 日美签署贸易新协定削减美农产品和日工业品关税 10年10倍、公募冠军等5位明星投资人最成功的1笔投资 蔚来市值缩水超八成融资输血造车模式恐难为继 美国最大电子烟制造商尤尔宣布停止投放广告 任正非:人工智能只会给这个社会创造更大的财富 币安Binance与Koinal合作为百余国法定货币提供支持 “估值洼地”凸显银行板块能攻善守 兑吧9月25日耗资224.6万港元回购54.16万股 特朗普和拜登卷入电话门旋涡沃伦或成潜在赢家 青海同仁县隆务寺一僧舍发生火灾9人逃离4人死亡 造艺技术被指开发23款APP支付界面都没看到就被扣钱 告别跑马圈地券商营业部转型去哪 滴滴网约车安全标准:安全投入不少于上一年营收1.5% 还在等金九银十?前8月东部房地产投资走弱 金利来集团创始人曾宪梓遗体告别仪式在广东梅州举行 新能源汽车保值率低企汽车厂商探路残值管理 余承东:5G时代VR眼镜将迎来爆发 爬虫业务负责人被查同盾科技回应称正协助警方调查 医药带量采购冲击波:板块终于止跌有药企称影响颠覆 男子钓鱼见河中“水怪”凑近一看差点笑出声 英首相称有信心与欧盟达成新协议重申不延后脱欧 农业银行:财政部将持有股权的10%划转社保基金理事会 势赢交易9月27日操作建议 分析师:苹果可能无法复制微软在增值服务上的成功 募集规模一周超500亿元爆款ETF为何火 央行主管媒体坚持 韩美总统重申不对朝鲜动武讨论朝美协商方案 看着都疼女子喝饮料吸出玻璃渣舌头被划伤 危险的“剪刀手”:生物识别技术成隐私泄露重灾区? 新华社:约翰逊还想休会遭议会否决 国际空间站迎来新成员阿联酋首位宇航员进驻 山鼎设计与华图教育跨界联手能否擦出火花 *ST斯太实控人陷回购违约风波德隆系旧部玩不转了? 郑眼看盘:银行股护盘科技股杀跌 扫码支付新骗局:只要得到18位数字就能盗刷支付宝 国产特斯拉渐行渐近临港“未来车”跑出加速度 小镇青年电商购买力超一线城市对奢侈品更买账 阿富汗总统加尼竞选办公室遭袭致3人死亡7人受伤 牧原股份:预计19年1-3季度公司实现净利润超10亿元 075两栖舰性能如何:比日本准航母还大但有一大短板 壹照明下跌28%昨日急飙近两倍 两大指数分道扬镳这一逻辑将重返市场节前如何操作 商务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3000多家企业参展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邓钟锋卸任3只产品基金经理 从净投放到净回笼资金面平稳跨季无忧 去年城镇常住人口增至8.3亿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提速 牛文文:让每位创业者都有一次加速机会 兴业证券杨华辉:愿资本市场繁荣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 国庆假期全国高速路免费通行30日起高速流量增大 特朗普在联大批评全世界俄媒:说给美国听最合适 31省区市全部上调养老金官方重申确保足额发放 女子使用蒸汽眼罩患上结膜炎专家:网红产品慎用 日本预计今年机床订单或锐减三成创10年来最大降幅 光大理财获准开业为全国首家股份制银行理财子公司 俄媒称俄着手重建叙基地完工后可容纳更多飞机 8K电视只依靠8K技术?背后这些问题都将影响8K普及 玖龙纸业跌近6%跌穿20天100天线全年少赚约51%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港媒:世界工厂成时尚引领者 海底捞扩张存压力大学生再也吃不到6.9折的海底捞了 视频|任正非:不担心华为丧失5G的领先地位 4+7集采科伦药业再次中标原料药制剂一体化优势凸显 国泰君安:34个行业景气指数哪些行业景气度正改善? 折叠世界:中国代码工厂 财经数读:国庆出游热情高涨“红色路线”人气更旺 一汽轿车重组方案获国资委批复 国家发改委:有条件地区会跟进放宽或取消汽车限购 蔚来汽车全面回应质疑:实际亏了220亿年底还会裁员 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消费金融仍有5年以上高速成长期 中行前副行长许罗德出任浙江省纪委书记 收盘:美股周五收跌科技股跌幅领先 博尔顿离职将开启“机会之窗” 国家电网系金融资产腾挪产业型央企金控再添一例 美航班迫降:男子因被拒绝使用头等舱厕所大闹飞机 调查显示:去年美国收入差距加大基尼系数创50年新高 人民日报评论部:中国同世界共享机遇共谋发展 又多一人六个落马“老虎”都曾插手案件处理 性能旗舰标配UFS3.0iQOOPro写入速度提升110% 伊利股份:股票激励计划(草案)修订版获股东大会通过 银河国际:中通服股价已反映市场忧虑情绪 袁隆平团队在内蒙古大面积试种耐盐碱水稻 昨晚,李斌回应:蔚来没有亏400亿,只有220亿 入门旗舰机全都有十一各价位热门手机盘点 野村:中国太平目标价下调至26.98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大妈嫌太闷打开飞机安全门厦航:已被警方带走 俄罗斯波音客机着陆遇事故49人受伤 澳大利亚最后一州存在119年堕胎禁令终结 特朗普被弹劾调查英媒:潘多拉的盒子已被打开 行业巨震:个股4天跌20%压力下这个板块机会何在? 王毅:不把“压舱石”丢弃不让“推进器”熄火 天风证券余磊:服务国家实体经济用金融价值报效祖国 茅台流通市值冠绝A股一图看懂20年股王变迁 最新对话乔尔·格林布拉特:价值投资已死? 百威亚太暗盘盘初涨近2%机构:看好首日表现 养发400亿市场在望?隐形富豪正悄然出现在养发馆 深交所党委书记吴利军正式出任光大集团副董事长 数据:公募在资管业规模占13%在养老金管理地位高 理财产品估值、转让难点何在?交银理财这样看 鄂尔多斯盆地东胜气田新增探明储量442亿立方米 法国前总统希拉克逝世最喜欢吃的中餐是北京烤鸭 政策助推指数基金大发展权益类基金迎来转折之年 央行行长易纲回应:不急于做较大降准或量化宽松举措 台监狱准陈水扁参加民进党党庆台作家气到爆粗口 “不认输不低头”造车30年见微知著 五角大楼:向沙特增派美军200名并部署爱国者导弹 万胜道金:晚间黄金重磅消息将至黄金走势分析策略 驻韩国大使馆:国庆假期赴韩游客谨防黑车和黑司机 比亚迪正式进入德国市场:获22台12米纯电动大巴订单 “起底”卓胜微背后的资本脉络源渡创投狂赚2000倍 振静股份修订重组预案:交易预计不构成重组上市 南京法院3年受理1800件P2P案件涉案标的近4亿元 投保基金:上市公司投资者保护状况进一步提升 金融之城上海的改革使命 国信证券:市场连续回升的契机还在积蓄 美大学把射钉枪装无人机欲代替建筑工人高空作业 克什米尔地区发生6.0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 价值超1151亿:财政部向社保基金会划转工行农行股权 新大陆控股子公司网商小贷公司获准接入央行征信系统 央行在香港发行100亿央票去年以来累计发行1300亿 中证报头版:释放创业激情企业家精神花开芬芳 国家开发银行江苏分行违规遭罚超权限办理委托贷款 人社部部长:基本养老保险已覆盖超过9.5亿人 数字经济迸发出巨大能量 博尔顿离职将开启“机会之窗” 分析师:美联储或将在10月份宣布大规模美国国债购买 罗红生:关于同意大商所开展苯乙烯期货交易的批复 ApplePencil2上架美国苹果官翻商城售价仅109美元 农业部:扩大宅基地改革试点2020年承包地延包试点 这只科技股被5亿大单资金买到涨停却遭外资联合抛售 猪肉板块全线反弹全面回暖还是昙花一现? 英国被扣油轮驰离伊朗港口目的地显示为迪拜 “隼鸟2号”在“龙宫”上扔了两个反光球 国防部:美鼓噪煽动所谓“中国军事威胁”十分荒谬 阿富汗总统大选今日投票稳定问题成焦点 青啤向未来而生让年轻人来做打破传统的“鲶鱼 4+7带量采购扩围:25个拟中选药品均降59% 爱施德控股股东拟转让5.08%股权神秘自然人3亿受让 国际社会评白皮书: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 中国太保拟在伦敦上市市场怎么看? 中信证券:煤电短期略受损传导机制理顺长期受益 美乌“电话门”举报者曝光:曾在白宫工作的CIA官员 京雄城际铁路北京西至大兴机场段将于9月26日开通 江苏常州天目湖高速服务区车辆着火交通单向中断 轻量系统!谷歌正式发布Android10Go版本 A股明日风口:上海5G产业发展和应用三年行动计划发布 财政部:银行不准隐藏利润这些银行迎分红潮?(视频) 太安堂实际控制人减持计划实施完成5个月套现2亿 早盘:美股周三早盘转跌科技股跌幅领先 15万人被困海外英启动二战以来最大规模撤离行动 大兴机场黑科技逆天台媒狂赞:宛如复仇者联盟基地 煤电上网实行基准+浮动机构称火电板块估值有望修复 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常委李杰翔调任青海副省长(图)